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种种|Souvenir

总有一地方 可以重新开始

 
 
 

日志

 
 
关于我

山东大学(威海)通信工程本科在读

网易考拉推荐

案发课堂(三)  

2016-05-07 20:17: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案发课堂(三)

严瑾是个习惯独来独往的人,她对那些探究的眼神并不陌生。但从魏芳仪那件事以来,明显能感觉到周围的眼神发生了变化,仿佛带着又恨又怕。她不止一次在厕所里等到外面没人的时候才出来。她甚至想过,假如自己平时和同专业的同学交好,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成为厕所话题的主角。

孟帆远看人都走光了,严瑾还没有出来,觉得有点不对劲,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厕所去找,她终于出来了。

“严同学,你没事吗?”

严瑾知道,快乐和悲伤都可以被隐藏,但疲惫不行。但以退为进,有时候也是一种策略。

“孟警官,有什么想问的。”

看严瑾这么直白,孟帆远自然乐得把那些拐弯抹角的询问手段都收起来。

“你今天在网上加急买的什么药?能告诉我么?”

“我想这个可能和查明魏芳仪的事没什么关系。”说完便转身离开,脚步不急不慢。

孟帆远看严瑾这不配合的反应,反而更加觉得里面有内情,人家一个女学生,自己也不便一直纠缠。何况从夜明老师那里获得的信息更加重要。他叫上小崔,决定先去查问氰化物的流出。

 

既然班长和团支书是验收实验结果的重要一环,那他们两个即使不是主犯,也应该知道些什么。孟帆远自己大学的时候也不是天天乖乖去上课的人,其中的猫腻他当然懂,现在的小青年都讲义气,有时候直接来硬的可能会起反效果。

小崔和班长邱宇寒面对面坐着,听孟警官说就这样一直盯着,不出二十分钟,就能等着这嫩头青自己开口,他气定神闲的拿出手机开始玩消消乐。

“虽然我确实从实验室带走了一份氰化钾,但是我绝对没有用它来害人啊。”从被辅导员叫来就一直坐立不安的班长邱宇寒感觉自己被当作了嫌疑人,终于忍不住,为自己辩解起来。

五分钟,小崔微扬嘴角,收起手机说:“你先说说你为什么要带走氰化钾吧。”

“团支书赵宜若给我打电话说她不想来上这个选修实验课,让我帮她瞒着老师,谁知道那天的实验要用那种限制级药品,我发消息让她赶紧来。她说没关系,让我把她的那份实验物品先悄悄藏在隔壁实验室就行。那个实验室是我们两个做科研立项申请的,里面我们两个各自有一个实验箱可以存东西。赵宜若说等下次我们去实验室的时候,把药品都处理了就行。这事对我来说也不难,我就照做了。”

“那后来你们把带出来的那些实验药品怎么处理的?”

“毕竟是有毒物品,她也怕夜长梦多,当天晚上八点,我和赵宜若一起到的实验室。我做有机实验的时候,看到她把药品和高锰酸钾反应,倒在实验室药缸里了。对了,用掉的高锰酸钾量还被她偷偷记在另一个实验项目里。”

“那你还知道别人把氰化钾带出实验室么?”

“那天实验就赵宜若没来。平时她没少帮我,我帮她一次也没话说,没想到被秦励扬看到了,他非觉得是我害死的魏芳仪。警察叔叔,哎,哥哥,我说的都是真的,您可一定要相信我不是那个杀人犯啊。”邱宇寒这两天老是被秦励扬骚扰着说让他自首,那次实验后不久,就真的有人死掉,这么巧到没道理,他自己也害怕起来。毕竟一次实验的量可以毒死好多人了,凶手肯定就是自己的同学,周围早已经人心惶惶。

“你的话我们需要去实验室查证核实一下,你应该知道,自己被怀疑不是偶然。”小崔说完就出去了。

邱宇寒看着外面站着的警察,知道自己暂时是不能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